统信UOS家庭版

操作系统生态之争:风云再起

首发丨统信UCARE服务

文章丨Joey

内容校对丨Nana

责任编辑丨Nana


众所周知,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由于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数字经济发展,给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机会,加速改变全球产业链和全球治理体系。今年6月,华为举办鸿蒙发布会,正式推出了全新的Harmony OS,它不仅仅决定了华为能否在下一个智能时代取得先机,更寄托了我国在操作系统上实现技术自主的希望。

没有历史,就没有未来,聚焦到信创产业发展史,整个上游核心技术几乎被国外企业所垄断,加之近年国外对本国技术产业压制、国内外信息安全事件频发,Win10宣布2025年终止服务,正式进入“退休”倒计时,届时13亿台设备将何去何从?大家才猛然发现,小到产品生存,大到国家安全,似乎都被微软扼住了脖颈,这背后是微软对操作系统这一核心技术的深度把控。

1

官方页面:微软将于2025年10月14日终止对Windows 10操作系统的支持


国内对操作系统自主崛起的那团火,终于爆发了,建立一套属于中国自己的操作系统,早已是迫在眉睫、箭在弦上。

但是,操作系统的本质,就像一个公司,注册成立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决定公司能否正常运转起来的关键性因素是:生态。生态又包含两个方面,硬件和软件。硬件决定了操作系统能否在品牌各异,不同指令集和CPU芯片的机器上流畅运行;软件决定了用户日常学习、工作、娱乐的高频使用场景下的应用需求能否正常满足。不然一切都只是空谈。

作为计算机系统的灵魂,操作系统是产业生态的核心,也是信息时代安全的基石,统信软件总经理刘闻欢曾表示:“操作系统生态受制于人不仅仅只是一个信息安全问题,更是信息产业的发展权问题。”

如何冲破贸易与科技的双重封锁,拿回信息产业发展权,打造中国操作系统创新生态,这场仗怎么打?在操作系统的历史长廊里,我们或许能寻找到答案。

2


一、操作系统帝国的崛起

上世纪80年代是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不仅电脑操作系统的霸主相继诞生,我国也开发出了第一款中文操作系统CCDOS,虽然实现了操作系统的汉化,但是核心技术却没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国民的信息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1981年,在硅谷的苹果公司总部举行了一场洽谈会,两个同龄天才乔布斯与比尔盖茨坐在谈判桌上,乔布斯向比尔盖茨展示了最新产品——麦金托什电脑,颠覆式地使用了基于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当时的许多个人电脑使用微软的DOS系统,该系统的缺点是,用户需要记住所有的操作指令,才能使用电脑。虽然基于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还不完善,但两人都意识到,这是今后的趋势。

3

历史经典瞬间: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坐在一起讨论PC的未来


1984年,苹果的第一款可视化操作系统Mac OS System 1.0横空出世,这款操作系统被搭载在苹果家用电脑上,并配备了一个叫做鼠标的外设。次年,微软推出Windows 1.0,大量的基于可视化操作界面的系统问世后,极大地降低了用户使用门槛。可视化操作系统的出现,使得操作系统形态基本上从专业性人员向普通消费者迈进了一大步,成为关键的里程碑事件。 

90年代之后,互联网开始兴起,急需一个通用网络浏览器,于是,一家叫网景的公司推出了“网景浏览器”,一年不到就卖出几百万份。盖茨注意到了它的重要性,充满魄力的盖茨让很多工程师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投入IE浏览器开发,很快IE就问世了,但是功能上远不如网景。盖茨动用了他的“杀招”——和Windows捆绑,免费提供给用户,很快,网景就被垄断了操作系统的微软用这种非技术、非正当竞争手段打败。从此,微软帝国诞生,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配套服务,再加上盖茨的精明,利用捆绑软件来垄断部分应用软件市场等手段,再没有一个公司可以在客户端软件上挑战微软了。

4

一时间,各大巨头纷纷开始在生态层面发力,对硬件厂商、软件生态和开发者三个领域施展组合拳,形成各自的行业竞争壁垒。1997年,乔布斯在WWDC(世界开发者大会)上为全球的软件开发者准备了一套“让你的应用开发速度比其他系统快5-10 倍”的开发工具,刺激全球的开发者为其开发应用程序。 

随后,由Windows操作系统+Intel x86处理器,建立起了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生态壁垒:Wintel联盟。将Windows系统,与英特尔的CPU深度绑定,在此基础上,建构的软硬件兼容技术壁垒,逼迫其他厂商必须依附其中,如果想立起炉灶,可能面临边缘化风险,成为非主流产品。

“卖一台PC能赚100元,其中英特尔拿去了70元,微软拿去了40 元。”——这句话,成为了Wintel联盟背景下,PC市场的厂商们幽默且无奈的叹息。

5

巨头们各自对其技术的持续研发和产品的不断优化构成了行业较高的进入壁垒,并筑起了高高的生态壁垒,再加上市场集中度高,潜在和新进入企业难以撼动原有市场格局,最终成为了信息产业的霸主。凭借其地位和优势,科技巨头在国家的对垒和博弈中,成为一个重要筹码。 

在海湾战争和北约入侵科索沃时,美国的电子信息战瘫痪了伊拉克、南联盟几乎所有网络通讯系统,让人们看到了一场信息战的威力,也对微软垄断局面感到担忧。时任国家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一针见血指出我们“缺芯少魂”。芯是芯片,魂即是操作系统。二者不自主,一旦断“水”断“电”,历史难免重演,重蹈南盟覆辙。


二、国产操作系统的高光与穷途

国内操作系统真正的发展浪潮,始于1999年。应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之呼,开源系统Linux中国队如雨后春笋。

国产 Linux 系统在 90 年代末出现,Linux系统源于大洋彼岸一个叫Linus的小伙子,由于买不起带Windows系统的电脑,干脆自己写了个系统,于是,基于开源的操作系统Linux也在1991年出世了,Linux最吸引人的一个优点就在于开源,开源最大的特性是开放,这意味着代码是全球公开的,任何个人或者机构,都可以基于协议进行编译。相较于被微软垄断的威胁,起码可以做到自主可控。

6

1999年起,民营队的Xteam、蓝点,国家队的中科红旗、银河麒麟、中软Linux等大小公司相继成立,杨芙清、孙玉芳、倪光南等一批专家也继续奔走在前台。

中科院软件所研发的红旗 Linux 1.0 版最早在 1999 年发布,同年,倪光南在《人民日报》发表《Wintel面临挑战》说,Linux正在迅速扩展市场,呼吁政府及企业大力支持Linux在中国的发展,基于Linux发展自主操作系统,建立中国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

2000年,在孙玉芳牵头组织下,中科院软件所和上海联创,合资成立了中科红旗公司,推出红旗Linux操作系统。同时,他还创办了红旗中文2000,推出Red Office办公软件,从布局的两大产品来看,中科红旗对标微软的目的十分明显。

7

2001年北京市政府采购中,原本准备把绣球抛给微软,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微软直接对北京市市政府要求:“你买了我们的系统必须连同我们的Office软件一起买,不然系统就涨价。”

12月底,北京市政府宣布中科红旗中标,从系统到软件,微软颗粒无收,中科红旗一举击败微软拿下操作系统订单,一战成名。紧接着,中科红旗“趁热打铁”,在全国设立100多家培训中心,培养出1000多名红旗认证的linux工程师。另外,中科红旗还与PC硬件厂商,达成超过100万套供货协议,一度成为全球第三大Linux操作系统厂商。

然而,就在孙玉芳多维出击、风生水起时,红旗Linux的一些软件问题依然没有太大改善。倪光南的助手梁宁曾在《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提及了当时其中一个“要命的问题”是:基于Linux的国产办公软件,包括Red Office、永中、WPS,与微软文档格式无法兼容。政府缩减的补贴,零星的订单量,单薄的用户基础,让红旗食不果腹,最终消失在市场之中。 

搞不定的依然是操作系统,差距大的依然是生态。

虽然起步较早,但是大部分国产系统并未形成足够的市场影响力,尤其是受限于生态不完善,未能融合出一个完整的生态,而且很多操作系统诞生后,没有软件商对其进行软件适配,这样的操作系统便失去了商业价值,进而陷入了诞生——短暂辉煌——迅速衰落的周期。

“仅开发Linux平台是不行的,它必须能在硬件体系结构中进行预装、与外部驱动设备进行配套、众多应用软件要移植到Linux平台上来,从而建立起Linux的生态群。”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主席陆首群曾表示,“如果没有行业巨头和广大企业的支持,没有开源社区的支持,中国Linux根本不可能发展起来。”

8


作为智能终端软硬件的桥梁,想要完成一款优秀的全链国产化操作系统,除了要把“功能体验”当成“产品”卖给市场,还必须拥有与之适配的算力水平的国产芯片以及丰富的软件生态


三、倒悬之危,步履艰难

1.市场地位之难

全球的产业生态里面有三架马车:桌面操作系统是微软,移动终端谷歌安卓是巨头,服务器端属于 RedHat。据市场研究公司IDC数据显示,2020年微软、苹果、谷歌三家企业占据全球操作系统市场98.8%份额。而在国内市场,三家公司的份额同样超过95%。它们的成功,离不开各自独特的操作系统生态。

9

苹果CEO库克在参观苹果工厂时,其生产线的的iMAC竟然也跑着Windows,被网友吐槽。这其中的原因也是由于Windows安装基数太大,很多工业软件只提供Windows版的控制软件。如果硬要换成MAC的话,估计整个生产线都得更换掉了。这是微软在生态支配地位的恐怖体现。

Windows的绝对市场优势为它聚拢了信息产业的软硬件生态资源,微软公布过数据:Windows10有3500万应用数量,有超过1.75亿的软件版本,还支持1600万的硬件/驱动组合,这个庞大的生态体系让国产操作系统望尘莫及,但也是不断角逐缩小差距的核心战场。

 

2.软硬兼容之难

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首先在于完善的软硬件兼容适配。软硬件商业公司首先以商业利益为主,但由于Linux所占的市场份额本来就不多,细分到国产操作系统的比例就更少了,市场占有率低,又会导致软件厂商不愿意给国产操作系统做兼容适配,进而形成一个死循环——软件生态贫乏,导致操作系统用户数量很少,用户少又导致厂商不会主动帮忙适配软件。

另一方面,倪光南认为,“Wintel联盟的Windows之所以能够垄断操作系统市场,就是因为他们推出了统一的标准,几乎所有的外设、应用程序都能做到即插即用、即装即用。而我国芯片厂商大多各自为政,这样一来排列组合有几十种软硬件方案,很难实现外设和应用程序的兼容。”

由于过于注重技术创新,对应用生态不够关注,因而在应用软件和外围硬件的适配过程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整个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始终无法与国际主流的软硬件的发展保持同步。

10


3.获取用户之难

如果没有刚需推动,很难让使用者尤其是纯C端用户有替换系统的动力。

在用户习惯方面,普通用户养成了对 Windows 图形界面的使用习惯,以及大量Windows系统才能运行的应用生态,缺乏足够的动力去主动选择陌生界面的操作系统;

对待国产操作系统仍存在认知不足等刻板印象。过去,人们总会更加青睐进口品牌,在人们的印象当中只要产品是进口的,那么品质一定是最优的、最高端的,而国产的往往难以与进口产品相提并论;

迁移成本也是重要的原因。很多企业和个人都在老操作系统上积累了大量软件和数据,迁移到新系统很可能导致软件失效,数据丢失,产生难以预估的迁移成本。

 

4.研发投入之难

对于软件公司而言,人才投入和研发投入是其构建高壁垒的重要手段。在国产操作系统发展初期,我们的人才储备不足,缺乏专业的研发人员,在彼时的环境下,想要真正的做操作系统,仅是构建团队就已经非常难。 

从全球研发投入TOP20企业榜单来看,美国微软公司研发投入仅次于Alphabet,2019年微软公司研发投入为171.5亿欧元,同比增长14.18%,2019年,中国华为以167.1亿欧元的研发投入位列全球第三,研发投入同比增长31.23%。华为的研发投入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但纵观TOP20榜单,中国也仅有华为一枝独秀,而美国进入TOP20榜单的公司数量达10家,中美企业研发能力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11

很直观的一组数据对比,微软平均每年研发投入1000多亿人民币;国产软件公司永中8年花了1.5亿;2018年,把同龄人甩在身后的摩拜单车烧了100亿人民币,而当年国产操作系统艰辛发展之路,为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CPU+操作系统+核心办公软件也只是不到20亿。


四、破局与展望

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同时又遭遇百年闻所未闻的风暴打击。翻滚的黑云,夹着电闪雷鸣、山崩地裂般席卷着我们。

国产操作系统生态发展,所面临的挑战确实严峻,但机遇依然存在。 

今年上半年,中国软件网发布了《2021中国信创生态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信创生态市场规模为1617亿元, 2025年预计达到8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在“新基建”全面启动的大背景下,国内信创产业发展已经成为经济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链发展、带动传统IT信息产业转型、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关键。

12

随着国内信创产业成为现象级的风口,Win7、CentOS停服、Win10在2025年停止更新等事件的影响,巨大市场和意义更重大的国家安全给了自主操作系统极大的想象空间。

数十载惊涛拍岸,九万里风鹏正举。产业基础日渐深厚,技术研发人才、商业力量、软硬件设施逐渐壮大,都为操作系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护城河,以统信软件为代表的国内操作系统厂商正在向国外操作系统的垄断高墙发起冲击。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讲过:“伟大的将军们,是在茫茫黑暗中,把自己的心拿出来点燃,用微光照亮队伍前行。”

13

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经不起风雨。统信软件总经理刘闻欢曾说,“Win7停服之后的替代,是我们拿回信息技术领域主导权最好的机会,错过这个时间,我们可能还要再等个10年,统信软件和国内的其他核心软硬件厂商,正在共同努力实现这个目标。”

统信软件等为代表的明星队,已经接过自主操作系统担当的火炬,正朝着这个目标奋力前行。


五、生态创新

目前,统信软件已为2400+个合作伙伴开展40000余次适配服务,完成了84000+软硬件兼容产品组合适配工作,涵盖办公、社交、影音娱乐、开发工具、图像处理等类别。此外,国际知名外设厂商主动支持统信UOS生态建设,知名品牌常用主流型号基本全部适配。统信UOS已经构建了从芯片到应用,从整机到外设的完整、健壮的生态体系,在日常办公领域完全具备替换Windows系统的能力,可为千行百业、万千场景提供更好的选择和新的底座支撑,给世界更好的选择。

14


六、教育场景

教育从娃娃抓起,因为中国孩子的第一台电脑就是国产电脑和国产操作系统。微软之所以能够垄断中国市场,一方面有Windows起步早,技术更成熟的因素,另一方面,国内学校机房被Windows占领也是重要原因。可以说,国内的大学、中学、小学为微软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忠实客户。当下,科技自强和内循环已经成为发展战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更应该从娃娃抓起推广国产操作系统。

从学生教材、教学软件到日常工作等场景,统信消费者事业部专为信创教育开发的产品与解决方案正快速走入校园,进入课堂,通过课程植入、联合实验室、教材出版、考点共建等形式开始了在高校推广应用的第一步,打通从使用习惯到教育推广的价值链路,全方位满足学校办公教学应用场景,更好的服务教育信息化建设。


七、人才生态

操作系统生态建设的关键因素很多,资金、市场、时机等,但是人才始终是绕不开的核心点。统信软件以高等学院为依托,瞄准国家信息产业发展的战略需求,通过共建实验室、课程实训等多种校企合作方式,建立面向信创领域的产学研用为一体的新型创新科研平台,增强产教互动融合,大力推进信创领域专业技术人才培养,推动信创人才培养体系建设。


八、研发工具

Deepin-wine是统信UOS自带的Wine,是由统信UOS的Wine开发团队为迁移国产软件而研发的Wine的一个分支。统信UOS的Wine开发团队始终以国内用户需求为主导,不仅努力解决了很多关键性难题,还先后迁移了TIM、QQ、微信、企业微信、钉钉、迅雷、Foxmail、百度网盘、招行网银7.0以及RTX 2015(腾讯公司推出的企业级实时通信平台)等拥有海量用户的国产软件到统信UOS中,使统信UOS更加满足大多数国内用户的日常使用需求。

今年上半年,统信软件消费者事业部发布了两期生态共建者计划,数百名爱好者和发烧友用户踊跃加入,他们与统信携手让全球用户体验到更好的统信UOS生态应用产品,共同推动国产操作系统的生态发展。

15


九、安卓应用

统信UOS很早就布局实现了兼容安卓软件,把安卓环境融入到操作系统底层,从而支持在PC中安装和使用安卓应用,以增强PC的应用生态,获得像手机使用应用一样的体验,同时在PC端和手机端共享安卓应用账号、交互信息等。目前统信UOS适配的安卓软件已经超过上千款,而这些软件都是通过逐个适配所实现。

16


十、四十年激变,终再起风云

2019年,中国的操作系统市场规模约为189亿元,国产操作系统的规模只有15.13亿,大概占到8%左右。操作系统的短板不仅让我们每年花费上百亿元去购买国外操作系统,更给国家的网络信息安全带来不可控的隐患。

因此,统信UOS国产操作系统的出现,可谓是鼓足了国人的士气。

17

风正潮平,自当扬帆起航,任重道远,更须策马扬鞭。从2004年的Deepin到如今的统信UOS,我们坚持打磨操作系统已有17载,但是操作系统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程,其推广的关键核心是生态建设,生态建设又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当用户使用率达到一定的比例后,客户量会快速增长,生态也会快速形成。

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已经加入国产阵营,成千上万的开发者,为生态建造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统信UOS操作系统的累计装机量已达200万,其产品社区版在全球开源操作系统排行榜上稳居前十。

筑巢引凤来,花开蝶自来。产品力的提升和用户基数的扩大,吸引了国内外数千家软硬件厂商加入统信UOS生态,进行软硬件产品适配,源源不断地为统信UOS提供丰富多样的应用和功能,而我们也会继续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打磨产品极致体验。

18

统信软件总经理刘闻欢说,“操作系统的安全是信息安全的基础。现在国家信创产业高速发展和国家信息安全的需求让国产操作系统有了天时和地利。除了持续发力技术端,统信正在打造国产操作系统的创新生态。给世界更多更好的选择,是我们的愿景。”

山河石阻,大江必定东流去;雪辱欺霜,梅花依旧向阳开。初心如磐、使命在肩,在国产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之路,正如艾青所言,“我们的心胸燃烧着希望,我们前进的道路铺满阳光。”

19


相关文章

扫码加入官方社群
享受专属社群服务

回到顶部